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歌曲京物语的评价与歌词介绍

发布时间:

  中国风和和风的碰撞诞生了《京物语》。今天小编就来为大家评析一下歌曲《京物语》。

  《京物语》初听

  刚刚看到歌曲题目的时候,我以为这会是一首市井风的歌,结果没想到跟以往的风格会有这么大的差异。听上去总体的气氛带入感很强,细节处理的地方也特别迷人。这首歌的词乍看上去不太好懂,但其实查阅一下资料我们会发现都是与风格和主题相关的,知道了是什么意思就非常好理解了。而在这里大量的有限制性意象的使用,如何处理改编和连接它们就是比较重要的了。

  这首歌由胡桃夹子作词、丢子作曲编曲后期、小千演唱、墨虎蔷薇伴唱,每一位主创都有在风格的统一和气氛表达的细节中发挥作用,那么开始歌评部分。不喜欢歌词意象和情节展开的朋友,这篇里会比较多,请直接跳到最后几段,谢谢。

  “扇沉三指,隐现一弧轻扬。明眸转,百怨踽踽,地缚不归乡。袖牵五鬼,邀把万叶同唱。玉管竖,红樱缭绕,那须坠星芒。”这首歌是讲阴阳师的,我想可以从每段的碎片描述中把整体的形象听出来。而这段是首先建构了一个情态:三指捻扇勾起细弧,无风随动,隐隐缓缓,仿若其徐迟迟,却势疾飒飒。眸神闪烁,如枯井之光,夜行百鬼皆战栗、踽踽而行,怨鬼亡灵难归故里、难了前尘之孽。宽袖长衣,瘟魅尽缚于下,且牵且常念,端于正中共和一曲《万叶集》,若论正邪划两端,阴阳者则于中间。玉管红樱,冷质暖香、烟漫如缕,忽辰光乍泄、星芒坠落,一切动静景致都为顷刻定格慢置,为这阴阳师衬景一般。地缚,指地缚灵,是死后被束缚在某地又余怨不化的亡灵。五鬼,即瘟神,此是五方力士,在天上为五鬼,在地为五瘟。万叶,是日本最早的诗歌总集《万叶集》。这段主歌是对人物形象的描摹,从细节和侧面有了一个大概的形象质感。

  “只一抛,从此路千寻,纵扫晴也不忍望。笑言灵真真假假成颠倒,满城擦身魈与魉。”形象的刻画完了之后,就是境遇的描述了:此路飘摇,入者贯行阴阳万念皆抛,行艰且难。扫晴盼安好,寥寥疏影不忍忘。世间真假可易,辗转颠倒难识辨,一笑泯去实伪交错的诡谲。满城人头攒动、车水马龙,人们看得见的昌兴繁庶、看不见的鬼魅魈魉,都与他擦身而过,仿佛与常人眼中无异。千寻,释义有很多,这里我认为是形容阴阳师的漫漫长路。扫晴,即扫晴娘,动漫里很常见的。这段让人物的性格特征立体了起来,洞悉万事万物的沉着睿智与只身求索的寂寥孤独。阴阳两界的穿行使者,能者不胜寒,这条路既要走下去,就注定是孤独的。

  “折戾桥,水漫石中神,没去三千业与妄。醉一卧舞榭歌台作彼岸,留待梦貘噬尽伥。”戾桥相接阴阳界,“去而归桥”,葬下多少不安的魂魄?殓入石棺,沉于桥底,从此犹如石中长生般地继续见证一切,过往的业障虚妄统统被流水白石轻描淡写而过。醉卧小憩,舞榭歌台为幻,入梦时伴我漂向虚空之境。这醒时的阴阳游走便都在醉梦的如歌如画中被吞噬无踪。这样便好,抵御孤独最好的方式忘记孤独,然后一个人继续踏上孤独的路。戾桥,据说连接着人间和另一个世界。这段则是用情感来写人物,貌似无情衬有情,正是这种单薄、单一的情感元素能给人物带来复杂的情感共鸣。

  “是夜印结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,蛇腹切裂伊势宫内巫裳。风信子不语,语出禁咒锁心,举火燎天乱十方。是夜舌动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,桔梗花开*安京下细壤。白衣如夕颜,等不及晨曦朝露,才惹俗世纷纷话阴阳。”这段不展开,在这里把释义先贴出来,大家可以自行串联想象。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、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,九字真言,又名奥义九字,后者为我国道教所用,传至日本由于误抄和字体混淆等原因改为了前者。伊势宫,日本神社的主要代表。十方,佛教原指十大方向,离火燎天为十方奇招之一。桔梗,在日本地位很高的花,花语为至死不渝的爱情。*安京,日本的京都的古称。夕颜,《源氏物语》中是葫芦花,在其中被用来形容如夕颜薄命的美丽女子。

  这段副歌其实要把释义都带进去再说一遍也没就什么劲了,那种情节带入还是自己想比较爽。这一段感觉有点惊心动魄,随着唱词的加快,词中阴阳师的整个动作过程被一气呵成地很快表现了出来。印结舌动间的九字真言,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连贯,最后温柔一收,整个过程的斩意决断迅如疾风又好像被慢放一般的美轮美奂。巫裳白衣,一切裂锁心、一命如朝露,风信子和桔梗花送葬着夕颜凋零,也目送着敛目而去的阴阳师,只留世人无限感叹。

  《京物语》评析

  以往我都是完全弄明白了再下笔评论,而胡桃夹子这首词积淀甚深相当不错,所以这次我尝试着在完全没懂的情况下边查阅资料边进行评论,果然很过瘾!光是查阅和筛选资料就花了好长时间,但也学到了不少东西,其实大家也可以看着歌词再找些资料,还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呢。其实词的意象大量运用是双刃剑,尤其像这首歌的风格定向性这么强,副歌又有几乎整句的九字真言,那么能让词情感不减、不至于堆砌矫情就很重要。首先就是所用必须压得住场,意象情感领悟得非常到位,再有就是连接得当了:比如“是夜”的引领、动作词汇以及景物的画面感,还有其他语句要相对易懂等等。胡桃夹子这首词实际*谕蚜艘桓觥肮欧缫庀笤擞妹堋钡墓秩Γ叨艘庀笥肭楦斜泶锬芄患婀耍喙哑涫悼梢圆皇苡跋欤疤崾歉鋈说幕砗土榛钤擞媚芰σ锏揭欢ㄋ*。

  这首歌由丢子作曲编曲,前奏一响起我就好像置身歌舞伎町一般,日本和风的厚重感扑面而来。丢子本人说这首作品融合了古风跟和风,我认为是挺成功的,这种元素上的融合可以让人比较容易接受,不会因为是没有听过的风格类型而产生疏离感。曲中很多细节也表现得很好,比如“地缚不归乡”这句就很有味道。而这一句和“蛇腹切裂伊势宫内巫裳”的尾音处理则是小千表现得非常动人的地方,细节处的小音特别抓人。小千的嗓音属于厚实有质感的类型,增加歌的厚重感,低沉不矫情。伴唱墨虎蔷薇说他很有悟性,其实能听出来,大家仔细注意“举火燎天乱十方”的吐字还有“晨曦朝露”用嗓等等,很多细节都处理得很好。虎妞的伴唱让阴阳师阴魅的一面展现了出来,小千的声音很端正,而虎妞灵动又有点俏皮的伴唱又会增添歌的神秘感,二者配合之后阴阳双面的气氛就很足了。所以其实参与这首歌的每个人都在为这首歌发挥作用,彼此相互联系加强,词曲唱伴呼应着一同达到了一个高度。

  为什么起标题叫“浮世绘”呢?这是我一听到前奏马上就想到的。最*在看动漫,正好有浮世绘风格的画面镜头,感觉厚重感和这首歌很搭。浮世绘就好像是阴阳师所行走的*行世界,而实际上画中才是正常人们的生活,阴阳师只是抽离了其中却又往来于其中的人。所以我认为歌中的阴阳师是强大睿智的无疑,但也是孤独寂寞的,往来于两个世界的喧嚣,却注定了一个人飘摇。而不管是“阴阳师”还是“浮世绘”,都乃*安京之物语。

?

  《京物语》的歌词

  扇沉三指 隐现一弧轻扬

  明眸转 百怨踽踽 地缚不归乡

  袖牵五鬼 邀把万叶同唱

  玉管竖 红樱缭绕 那须坠星芒

  只一抛 从此路千寻 纵扫晴也不忍望

  笑言灵真真假假成颠倒 满城擦身魈与魉

  是夜印结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 蛇腹切裂伊势宫内巫裳

  风信子不语 语出禁咒锁心 举火燎天乱十方

  是夜舌动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桔梗花开*安京下细壤

  白衣如夕颜 等不及晨曦朝露 才惹俗世纷纷话阴阳

  扇沉三指 隐现一弧轻扬

  明眸转 百怨踽踽 地缚不归乡

  袖牵五鬼 邀把万叶同唱

  玉管竖 红樱缭绕 那须坠星芒

  折戾桥 水漫石中神 没去三千业与妄

  醉一卧舞榭歌台作彼岸 留待梦貘噬尽伥

  是夜印结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 蛇腹切裂伊势宫内巫裳

  风信子不语 语出禁咒锁心 举火燎天乱十方

  是夜舌动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桔梗花开*安京下细壤

  白衣如夕颜 等不及晨曦朝露 才惹俗世纷纷话阴阳。




友情链接: